1月13日,以色列前總理沙龍的遺體被安葬在他的家族農場。沙龍的棺槨上覆蓋著以色列國旗,由8名軍官托舉。沙龍被安葬在他2000年去世的夫人莉莉的身邊。13日,以色列為前總理沙龍舉行了國家追悼會,包括美國副總統拜登、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在內的約20國代表出席了沙龍的追悼儀式。
  中新網1月14日電據美國媒體13日報道,在以色列前總理阿裡埃勒·沙龍的一生中,人們對他的看法兩極分化嚴重,尤其是在他從猶太人定居點的建設者搖身變成迫使他們撤離的人之後。
  但在瞻仰沙龍靈柩的以色列人中,無論他們的政治觀點如何,很多都很崇拜他,認為他是一個果敢的決策者,無懼承擔風險;他們說,這正是他們渴望從以色列現任領導人身上看到的品質。
  在沙龍的一生中,人們對他的看法兩極分化嚴重,但大多數以色列人都對沙龍的逝世感到悲痛,認為他給這個國家帶來了不可磨滅的影響。
  “沙龍一旦做了決定,就會執行它——做決定並且執行。”68歲的什洛莫•夏皮拉說。他搭乘政府安排的巴士,經過一個小時的車程到達這裡。“我們現在的領導人猶豫不決,也沒有執行力。”
  40歲的戴維•馬克林說,2004年時,他跟沙龍所在的利庫德黨的大多數成員一樣,投票反對沙龍決定撤除加沙地帶以色列定居點的計劃。但馬克林說自己仍然尊重沙龍,因為他在撤離計划上表現出的執行力,就像他在1973年的戰爭中率領軍隊穿越蘇伊士運河時違抗指揮官的命令那樣。
  “如果那樣的人為你工作,你很難控制他們。”馬克林是一位投資顧問,他帶上了他11歲的女兒達夫娜前來瞻仰沙龍的靈柩。“你希望有那樣的領導者——有勇氣的領導者。”
  八年前的中風讓沙龍從權力高峰跌下,之後他一直只有微弱的意識,1月11日沙龍去世,享年85歲。12日,天色灰暗,寒意襲人,沙龍的遺體被安放在以色列國會大廈外,供公眾瞻仰。戴著貝雷帽的士兵在他的棺材旁低聲念誦《Tehillim》,這是猶太人在遺體下葬前背誦的詩篇。棺材上覆蓋著國旗,橙色、黃色、紅色和紫紅色花朵扎成的九個花圈環繞著棺材。
  當天,數以千計的以色列人從沙龍的遺體前走過,停下來做祈禱,或用智能手機拍照。沙龍曾經是一位將軍,有“推土機”的稱號;前來悼念的人中既有曾在沙龍麾下效命的老戰士,也有一群在歷史課上瞭解他的事跡的高中學生。既有猶太教徒,也有世俗猶太人,既有右翼人士,也有左翼人士,既有當地人,也有游客。
  一名戴著天鵝絨無邊小帽的比利時商人,鄙視沙龍晚期對巴勒斯坦人採取的行動,說他來這裡是為了“確認他真的死了”。國會成員奧利特·斯泰克來自右翼黨派猶太家園黨,他在網上寫道:沙龍本來可能會像對加沙那樣,拆除約旦河西岸的猶太人定居點,“我們必須感謝上帝,在那之前他就被清除出我們的公共生活了”。
  而在希伯來文網站Srugim上,移居到希伯倫的宗教人士巴魯克•馬澤爾說沙龍“將永遠被恥辱地記錄在猶太人民的叛徒冊中。”
  據巴勒斯坦新聞媒體報道,加沙人焚燒沙龍的照片,在大街上分發糖果,慶祝這個被他們稱作“屠夫”的人的死亡。1982年,在沙龍擔任國防部長期間,黎巴嫩的薩布拉和夏蒂拉巴勒斯坦人難民營發生了大屠殺,沙龍由此被人權組織譴責為戰犯。
  但是,大多數以色列人都對沙龍的逝世感到悲痛,認為他給這個國家帶來了不可磨滅的影響,而且他還是以色列建國的戰士和農場主中,活到最後的其中一位。
  “從馬加比家族時代開始,以色列就沒有出過一位像他這樣的領導人,”27歲的奧馬裡·科亨說。
  “你可以說內塔尼亞胡從沙龍身上獲得了一些經驗,但他們不同,”科亨說。“從決斷力、個人魅力和責任感上來看都是如此。願意承擔責任的領導人就是好領導人,不管他是對是錯。”
  42歲的艾蒂·奧倫說,她對教育部讓學校用整個周的時間來談論沙龍的做法感到高興。“每個能重新審視自己的生活,並能夠改變觀點的人都可以被當做榜樣,”奧倫這裡指的是沙龍對加沙定居點的態度轉變。“能夠說,好的,我們做了一些事情,讓我們看看我們是否能做一些不同的事,或者採用不同方式來做這件事——這就是他為何如此勇敢.”
  對於有些人而言,前來瞻仰沙龍靈柩更多是出於私人感情。沙洛姆·卡齊爾在沙龍在軍中時,當了他一年多的司機,據他回憶,“當他怒氣衝衝,心煩意亂地坐在車裡時”——這種情況經常發生——卡齊爾就會唱源於聖經的歌曲“在幼發拉底河與底格裡斯河之間”。“這首歌會讓他平靜下來。”  (原標題:美媒:以色列在贊譽與毀罵聲中送別沙龍)
創作者介紹

janice

qd61qdlbu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